安全中心的门口,一辆纯白色的,飞盘一样的飞船缓缓地进港,就停靠在了血宫旁边。同样是白色,血宫是古朴的白,而这一只飞碟一样的东西,用展翼的话将,像一只刚刚从洗碗机里拿出来的盘子。

这是属于 第 056 章 纹,也是吸音金属镂空的,感觉很复古。

随着气息越来越明显,还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展翼的双眼注视着门外的地面上出现的一个阴影,随后微微地笑了,“这里似乎禁止人类上来。”

这时,就见有人探头朝门里看,“展翼。”

出现在门外的人,是商游。

展翼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就见商游似乎挺紧张,左右看了看,边对展翼道,“我是来救你的。”

展翼微微地笑了笑,走到门口,靠着墙壁问,“你不是怕血族么?竟然自己跑上命运之轮?”

“我刚才听到几个黑血族在讨论要趁这个机会杀了你。”商游道,“这样就没有人能再威胁黑血族了。”

边说,他边拽了拽铁门,问展翼,“这门要怎么打开?”

展翼道,“估计要钥匙。”

“哪里能弄到钥匙?”商游问,似乎是准备冒险去偷钥匙。

展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了,摇摇头,“你不是有钥匙么,还需要去找?”

商游微微一愣。

展翼道,“我原本以为赤魉的最高级别是与血族齐平,不过你的野心显然比我的想象力要大得多……高级别的赤魉看来还有很多品种,比如说……可以控制血族。”

商游没说话,站在门口,看着展翼,表情则是不同了。

此时的商游早已没有了之前的紧张与慌乱,取而代之的是出其的镇静,嘴角都似有似无地挂着淡淡的笑容。

“观察力不错么,不枉我这么欣赏你。”商游微微一笑,对一旁招了招手。

这时,就见两个裁判者抬着一张凳子走了过来,放在他身后。

商游坐在椅子上,抬手轻轻一挥,两个裁判者垂手站立在他身后,顺从得跟奴隶差不多。

展翼忍不住挑起眉头,他倒是头一回看到血族给人类当奴隶,莫名觉得还挺过瘾的。

“我知道你讨厌血族。”商游架着腿,一副商界精英的派头,似乎是要和展翼谈条件,“不如我们合作吧?”

“怎么合作?”展翼也拽过一旁的椅子来坐下,两人面对面,隔着铁门,似乎是谈判。

商游显然很满意展翼的反应,慢悠悠地说,“我们联手铲除血族!”

“你是说,所有血族?”展翼问。

“不错!”

“哦……”展翼点头,没什么表态,端详起商游来,问,“灭掉血族之后呢?这个世界由谁来统治?”

“自然是人类。”商游回答。

展翼失笑,“你好像不算人类。”

商游笑了笑,“你也不是。”

“赤魉的能力远远超过人类,消灭血族之后,你们就是新的上层建筑,照样统治人类,这和血族有什么区别?”展翼反问,“相反的,血族有人造血,赤魉,特别是低等的赤魉似乎还保留着各种各样享用人类的爱好,我很怀疑你们怎么跟食物和平共处?”

商游听完,眼神冷淡了几分,“看来……你也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讨厌血族。”

展翼失笑,似乎是考虑了一下用词,随后道,“其实应该这样解释,讨厌分很多种,比如说我讨厌老鼠蟑螂,这种讨厌和我讨厌血族是一样的。”

商游微微皱眉。

“可是还有另外一种讨厌。”展翼道,“就好比说讨厌人渣或者败类什么的……”说着,展翼升起铐在一起的双手,指了指商游,“就好比你这种……”

商游显然领会了展翼话里的嘲讽,含笑看着他。

展翼思考了一下,问,“艾瑞克是自己掏出心脏死去的……显然他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你是怎么控制他的?”

商游微微地一耸肩,“控制?你是指……这样?”

说着,就见他转过脸,看了身后一个裁判者。

那裁判者机械地走到了前边,打开了展翼禁闭室的铁门,打开门之后,另一个裁判者手里拿出来了一样东西,看着像是某种枪械。

展翼嘴角微微挑起,“果然是你杀了艾瑞克。”

“不错。”商游站了起来,“展翼,我是诚心实意地招揽你,我觉得我们一起对付血族会合作愉快,不过你似乎并不愿意……”

展翼再一次点头,表示的确不想跟他合作。

“那么我只好按照指令解决你。”商游似乎很惋惜,“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你的存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而且……”

“而且如果我死在命运之轮上的话,所有人都会以为我死在了血族的手里,我的家族会觉得是卡米尔家族搞的鬼,血族内部极有可能会内讧?”展翼问他,“这才是你们最开始的计划吧?”

商游笑了笑,“很可惜无法合作。”说着,他看了看身旁裁判者手上的机械枪,“这是销毁血族用的热熔枪……射出来的热熔光束瞬间温度会达到三千六百度,血族的身躯会在瞬间熔毁。”

说着,他一摆手,示意裁判者——动手。

然而,裁判者拿着枪,看着展翼,并没有动弹。

商游微微地愣了愣,看着那裁判者,“动手。”

但是对方依然没动,僵持了一会儿,就见那裁判者突然放下枪,随后开始原地转圈,边转边扭,似乎是跳起了某种舞蹈。

“看来你的法术也不总是奏效。”展翼伸手,抬起双手,手中一枚金属钥匙被他用牙齿咬住,塞进了手铐上的锁孔之中,随后咔哒一声……

铐住展翼的镣铐各个锁位全部松开。展翼甩了甩手,哗啦一声……锁链落在了地上。

这枚钥匙,是刚才上船前,白羽悄悄塞进他手里的,而刚才控制那些裁判者不听从商游命令的,自然也是白羽。

商游后退了一步,这时,两个裁判者也停下了颇为无聊的舞蹈,挡住了他的去路。

商游想跑,但是裁判者将他围住,显然已经不受控制。

商游惊讶地看着展翼,“你用的是什么法术?”

展翼转了转手指,“法术不敢当,这个世界上,有的是人比你精通此道……”说着,伸手一指商游的身后。

商游一愣,回过头……就见一个白衣白发的人正靠在他身后的走道上,十分遗憾地摸着下巴,双眼看得却是展翼,“刚才不给翼翼钥匙就好了,多铐一会儿多好玩!”

商游对两个裁判者下命令,“杀死他!”

但是两个裁判者依然不动,直直地看着白羽的眼睛。

白羽摇了摇头,轻轻打了个响指。

裁判者们扑上来一把将商游按住。

展翼从牢房走了出来,伸手摸出裤兜里的通讯卡。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蓝洛的声音,“怎么样?”

“抓住了,已经招认了,他才是杀死艾瑞克的真凶。”展翼道,“音频录音我传给你了。”

“已经听到了。”蓝洛回答。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是卡米尔夫人,相比起刚才的激动,此时她冷静得多,“多谢你了,展翼。”

展翼无所谓地一挑眉,“不客气。”

挂了电话,展翼瞧着被拷上了锁链的商游。

商游仰起脸看展翼,“你耍我?”

展翼笑了笑,“不引你上船,你万一在安全中心控制其他的血族,可就有些难办了。”

商游冷笑,“你以为你们能关得住我?”

话没说完,商游被戴上口罩,禁止发出声音,随后又戴上了眼罩,以免他通过双眼来控制别人。

等一切手续办妥,禁闭室的外部大门打开,审判长和艾德走了进来。

“没事吧?”艾德问展翼。

展翼没什么表示,只是问,“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赤魉的进化已经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料……我们需要新的方法对付他们。”艾德说着,带着人走了。

审判长看展翼。

那两个裁判者还处于被控制状态,展翼看了看白羽,就见白羽一伸手,轻轻在两人面前打了个响指,那两人猛地醒了过来,茫然地看着两边。

审判长皱眉看了看白羽,戴着面罩的脸上只露出了两只眼睛,眼中,带着一些忌惮和不信任。

白羽完全无视他,跟着展翼往外走,“翼翼,我们去吃宵夜吧?”

“你想吃什么?”展翼显然心情也不错,到了外边,命运之轮已经停靠在了安全港口。

“翼!”

凯和穆萨还有空蝉等人跑了过来。

肖叹了口气,“差点被你吓死。”

“就是啊,你们设计好了,早点说一声么。”空蝉也埋怨。

展翼摇摇头,“并不是我设计的。”

白羽举手,“是卡米尔夫人和伊莲娜设计好了之后演戏的,钥匙是伊莲娜给我的,他们表示把商游那个可以控制血族的危险分子单独隔离开来处理比较好。”

众人默默对视了一眼,不禁感慨,那两只老妖怪原来一直都在演戏,不愧为最古老的血族,哪儿是那么好骗的。

凯忍不住皱眉,“赤魉竟然进化到了这种地步。”

这时,就见蓝洛急匆匆地走了上来,“你们都在啊,看点东西吧……”

说着,他打开一个立体成像卡,半空中出现了正在直播的电视内容。

电视屏幕上,是一张诡异的脸,带着设计复古的面罩,他身后是一面黑色的墙壁,墙上,是红色的奴隶章纹。

展翼皱眉。

“这是什么?”凯问。

“叛军的面罩。”白羽则是眯起了眼睛,“矮油,这面罩做工不错么。”

“听听他说什么吧。”蓝洛将音量调大。

这是一段录制之后,反复播放的视频,里边的人只重复着一句话——人类,来加入我们,消灭血族吧!

“赤魉看来想到了更好的对付血族的方法。”展翼微笑。

白羽也摸着下巴,“喔!低等生物开始反抗了……”

话没说完,被展翼踹了一脚。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蓝洛问。

众人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中清楚——这意味着,赤魉和血族的对抗已经升级,同时人类也被卷了进来,新的战争,即将开始!(去 读 读 .qududu.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