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人成在模仿,但也曾经败在模仿上。【本文来自’疯狂看小说网’ 】其实,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温州人以模仿起家,但是模仿毕竟缺乏生命力,所以,温州人也曾经面临被抑制的冰封期。20世纪90年代初期,正当温州人高歌猛进、一路狂飙地国际市场的时候,温州制造的隐忧也如影相随接踵而至年以来,温州的打火机、纺织服装等先后遭遇国外的反倾销或者配额限制,截止到目前,中国在世界其他国家受到其他国家发起的反倾销调查案件已经有600余起,加上其他反补贴保障措施、特殊保障措施等等贸易救济措施的案件,迄今为止中国作为被诉国的案件已经有700多起。而这被起诉的企业里,温州商人绝不是少数。而尤为令人难堪的是,海外温州人的权益屡次遭遇国外的敌视。 

  2001年8月至2002年1月,俄罗斯发生一次查扣事件,温州鞋卷入其中。温州人损失大约3亿元人民币,个别企业损失达千万元以上年冬,20多家温州鞋企的鞋类产品在意大利罗马被焚烧年1月8日,尼日利亚政府发布“禁止进口商品名单”,温州鞋名列其中年2月12日,俄罗斯内务部出动大量警力查抄莫斯科“艾米拉”大市场华商货物,包括温州鞋商在内的中国商人,此次损失约3000万美元年9月17日,西班牙埃尔切当地居民袭击中国温州鞋商仓库,火烧温州鞋商仓库和货物,直接损失约有800万元人民币。 

  在2001年,温州外销鞋产量就猛增了40%,已经逼近总产量的30%,温州鞋厂在国内很少进行削价竞争,但在国外市场,价格战已经打得昏天黑地。这样,低价鞋给贸易保护主义者以口实,使得国外反倾销成为我国鞋类出口的重大障碍。但是,温州制造还没有世界知名品牌,这是中国鞋在国际竞争中遇到的最大困难。而没有品牌,导致西班牙的排斥行动也必然出现。 

  康奈集团的创始人郑秀康至今难忘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个商场经理对他说:“不是你的鞋不好,是你的出身不好。”当时上海的厂家、商家到温州来考察,称赞温州很多鞋产品质量比他们好,但是要在上海搞销售,只有打上海的牌子才能顺顺地卖出去。这件事刺痛了郑秀康:“我考虑最多的就是如何让温州的品牌重新响起来。我也认识到绝不能只走借牌销售的路子,要重新塑造温州制造的品牌。”于是,郑秀康设计了“康奈”昂首挺胸的人头像商标。郑秀康至今对“康奈”两字依然很得意:“康奈的名称很有寓意,‘健康发展、其奈我何’,我们温州商人只要好好做生意,别人对我们也就无可奈何了。”郑康秀只是在温州商人中的一个代表。他们所经历的艰辛、曲折与坎坷,令人感慨、回味。 

  正是这种深刻的品牌觉醒意识的引导下。康奈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康奈集团获得了国内首批获得“中国真皮鞋王”称号,并顺利地与英国的全球性鞋类认证机构satra正式签订合作协议,在satra指导和帮助下,康奈将投资1000万元在国内建立一个符合satra认证的世界级鞋类设计研发中心。 

  现在温州制造在经受了重重考验之后,又重新站立了起来。现在的温州制鞋业已经具备了强大的实力,尤其是温州制造能力已经与世界先进水平接近,并且已经有一些企业迈出了在国际市场上创牌的脚步。就拿康奈集团来说,如今康奈在国外建立了80多个品牌专卖店;温州制鞋业的另一个大企业奥康集团则借船出海,通过geox在全球的50多家代理,在世界各地单独建立奥康专卖店,从而把品牌输出国外。如果说抵制温州产品的事件惊醒了温州商人的质量意识,那么今天西班牙的火灾则唤醒了广大温州人的品牌意识。 

  用品牌开拓国际市场,是温州人在经历了海外市场的千锤百炼之后从“西天”取得的真经。也是入世三周年之际,温州人在经受了种种商海巨变之后得到的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