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门口等着苏筱米的人是教导主任,他看了苏筱米出来后,从上往下扫了她一眼,冷漠的说道,“跟我来吧。”

她端详他的表情,故意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师,校长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我有点害怕。”

教导主任闻言又看了她一眼,见她一副乖巧的模样,便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等会你就知道了。唉,你们这代的小孩啊,真是不懂事……”

苏筱米垂下脑袋,沉默的跟在后面。

大约走了十分钟的路程,两人来到了校长室的门口。

教导主任让苏筱米先坐在外面等一下,他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侧身进去。

苏筱米透过门缝看到了里面除了校长之外,还有一名女性,具体的细节就看不清楚了。

片刻之后,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

“我不管的了,反正我家可乐还被他爸爸关门禁中,要是他被闷坏了怎么办?你们得给我一个说法?!她喜欢我儿子,我儿子不喜欢她就是犯法的了?这什么世道啊?”

“宋太太,这个事情我们也去了解过了,事实是这样的,这位女同学向你儿子表白后,被许多人看到了……”

“看到就看到了,她都敢表白了,还怕别人知道不成?你们怎么做事的了?还任由报纸乱写?!说我儿子抛弃了她?这算什么破事啊?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处理的结果,我就不走了!”

报纸?苏筱米愣了愣,她见到会客的桌上正好摆放了一份,她快速的拿起来,翻阅着。

【痴情女生为爱自杀,男生见死不救!】

标题很惊悚,一向是记者们惯用的风格,而且报道里面很含糊的映射了男主是富二代,抛弃了女生之后,女生为他割腕自杀……虽然整篇报道没有指名道姓,可是只要在B大读书的人都能猜到说的是宋柯栎。

这么说,里面的人应该是宋柯栎的妈妈,听她说,似乎是宋柯栎被他爸爸惩罚了,爱子心切的宋太太来过来讨个说法了。

这是怎么一种溺爱啊?

门打开,教导主任低声喊道,“苏筱米,你进来一下。”

“好。”苏筱米把报纸放下,挺起胸膛走进去。

里面只有三人,校长、教导主任,还有一名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的女性,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坐姿也十分的优雅,要不是确定里面只有一名女性,根本没办法想象,刚刚那些尖锐的声音是出自她的口中。

“就是她?”宋太太问道。

“是的。”校长轻轻的咳嗽一声后,说道,“苏筱米同学,这次把你喊过来是有些事情要说,因为你的任性,令我们学校受到了不良的影响,为了消除这样的影响,我们经过开会商议,做出了以下的决定……”

校长看了一眼教导主任,暗示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希望你能暂时停学一年,你放心,一年以后,你回来学校重新学习,只要你以后修够学分,学位证书一样会发你的,不会有什么改变。”

苏筱米心里冷笑,看来,在她进来之前,他们早已经达成了协议。

牺牲一名无权无势的学生,来挽留住宋氏集团的资金,这样的做法她完全可以理解,在商场上,也是如此,消除用户一切不满的因素,而现在她就是那个被消除的。

可是,她理解不代表她就不会防抗。

“请问我做了什么事情要受到这个……惩罚?”她停顿了下,还是选用了‘惩罚’这个词。

大家都没有料到她会这么一个反应,教导主任愣了愣,说道。

“你、你之前不是……为了宋柯栎住院了吗?”教导主任教了三十年的书,虽然学校是越来越势利了,可他总有些自己的坚持。

要他对着一名学生说,你为了某人自杀这样直白而伤害别人自尊的话,他真说不出来。

可他不说,不代表宋太太有他这样的好脾气,她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

“我说,你这个小姑娘长的一副乖巧的模样,做事真狠啊。我儿子只不过是拒绝了你,你就要自杀,幸亏你没死成,要是你死了,我儿子岂不是还要被人怎么说……”

宋太太说话实在是太刻薄,教导主任忍不住插话。

“咳咳……宋太太,这话。”

“我这话怎么了?我说的又没错,我儿子现在还在家里连课都不能来上,我可是一肚子的气,他招谁惹谁了啊?”

果然,跟失去理智的女人讲道理是说不通的,更何况这个女人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更是有理说不清了。

苏筱米等他们说完了之后,她才慢悠悠的回一句,问道。

“不好意思,请问你的儿子是?”

正咄咄逼人的宋太太仿佛被人一巴掌正中脸,她涨红着脸,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宋柯栎。”一边的校长回道。

苏筱米做出一副思考的表情,过了一会后,恍然大悟的说道,“我知道了,是经济系的吧,我在校园报道中听过他的名字,请问,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也许是苏筱米的表情太过无辜,校长暗地里给教导主任使了一个眼色,似乎在问,没有找错人吗?

教导主任用力的摇头,他把一份报纸递给苏筱米说道,“你自己看一下吧。”

苏筱米接过一看,这份报纸就是她刚刚在门外看到的那份,她心里打定主意之后,便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这里面说的女生是我吗?”

大家都没有料到她会这样的反映,难道真的误会了?

“苏筱米,你那天没有去大礼堂吗?”

大礼堂?报纸中并没有提到这个地点,这么说是有人跟校长他们说的,她想起海燕刚刚幸灾乐祸的表情,眼神一闪。

“没有,我那天身体不舒服,所以一早就回宿舍了。”

“这样啊,你没去……不过,你后来请了半个月的假……”教导主任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左手手腕之上。

此刻她带着是一条缎带手链,把整个手腕都挡住了,如果她真的曾经在半个月前为了宋柯栎割腕自杀的话,那么半个月的时间肯定是会留下伤疤的。

只要她把手腕的手链取下来,一切都真相大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