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天气,很好,太阳高照,貌似也在庆祝林玉和王嫣的重逢,不过说起来有点搞笑,太阳庆祝血族。

  林玉此刻还没有起床,一只手放在王嫣的右上,而整个脑袋都枕在王嫣的左上,还不时的伸出舌头,或是流下口水,大腿也不是很老实的搭在了王嫣的身上,二人此刻都是赤身**的。

  “二哥,有人找!”林松的声音打断了林玉梦中的YY,不由让他非常的生气,现在正是他累的时候,昨天的运动太剧烈了,没办法。

  “谁啊,这么早就来找啊!”

  “不早了,二哥,现在已经中午了!”林松在外面回答道。

  “中午也不行,不知道我是血族吗?”虽然这样说,但他还是慢慢的爬了起来,他可不想呆会林松那个楞子就这样冲进来。

  半天之后,林玉终于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好了,来到了大厅里,却看见尼克和娜佳在外面等着,林玉也算是明白了林松怎么敢冒着被他揍的危险叫他起床,原来是他的克星来了,看到这里,林玉不由笑了。

  “有什么事吗?”

  “林长老好,事情是这样的,本来定于明年年初的选举现在提前了,所以,爷爷不得不让我来找你商量下这事!”尼克恭敬的对着林玉说道,她从妹妹那里知道今天这个林长老的女朋友来了,所以生怕惹他生气。而此刻的娜佳却不在乎这些,她此刻正在东张西望的找林玉的女朋友呢。

  “你别在我前面晃来晃去行不!”林松看到她不停的在大厅里转来转去,忍不住开口,此刻的勇气让他完全忘记了以前的悲惨遭遇,也就注定了他今天又是一个值得记念的日子,因为,我们的娜佳小姐,决定把气往他的身上出。

  “怎么了,你不让我晃啊,我就是,这是你家吗?你别忘了,你也是在别人这里寄宿的!”娜佳一点也不客气的插着腰说道,双眼中尽是挑衅。

  林松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惹了一个不能惹得人,连忙躲开了,不过却是怎么也没有躲开,只能任命的忍受着娜佳的一条一条不公平的条约。

  且不说林松他们,林玉听到尼克这么说,当场就想发火,自己好不容易把王嫣给等了过来,你们马上就告诉我要改变主意,这不是成心和自己过不去吗?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静静的看着尼克,倒是把尼克给看得心里发毛。

  “那老爷子要我做什么呢?”林玉只希望奥本弗现在不要给他过多的任务。

  “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大清楚,不过,爷爷希望你能回去一趟,我想他可能有什么事想要和你谈吧!”尼克坚定的看着林玉。

  “很好,你很好,放心吧,晚上我就过去,不过你先回去给老爷子打个招呼,就说我最近比较忙,让他先尽量少给我找活,知道吗?”

  其实林玉不说,尼克也会这么说的,而且奥本弗也知道王嫣的到来,也不打算现在给他过多的活,只希望林玉能稍微的帮点就行,怎么说林玉也是占一个血族公爵的名额。

  “好,我这就回去说!”尼克说完就要出去,在林玉营造的氛围中,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非常的困难,所以只想快点的离开这里。

  “你走吧!”林玉把刻意保持的气势给收敛了,转过身往房间里走去。

  好强大,比父亲的实力强多了,都快赶上爷爷了,林玉走后,尼克才松了一口气,不由感叹林玉的强大,他却不知道,这还是林玉有所保留,现在的林玉完全有血族亲王的实力。

  “娜佳,走吧!”尼克擦了一把汗,对在一旁蹂躏林松的娜佳说道。

  “我不回去了,薇儿马上就会过来,我们今天就在这里玩!”娜佳头也不回的回答尼克,尼克只能苦笑着离开。

  尼克回到家中,把林玉说的话对奥本弗说了一遍,奥本弗静静的听着,也不发表意见,脸上露出的笑容却显得非常的高深莫测,尼克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恭敬的在旁边看着,“好了,没你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

  “林小子,真不错,本来不打算这么快用你这张牌的,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我们也不能手软,先借你的手除去一些不开眼的家伙吧!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魔党,萨伐尔,卡特,你们就先看看我们的反击吧!”

  时间到了晚上,林玉告别了王嫣和来自己家玩的艾薇儿和娜佳,向克格来因家族的庄园里走去,在去到庄园的路上,他感觉到几股不弱的血能,但却不知道到底是密党的手下还是魔党的人,所以也没有动手,对着那些地方邪邪的一笑。

  “林老弟,你可终于来了,让我等得好苦啊!”林玉刚一进门,奥本弗就迎了过来,那个亲热劲就好像二个人是亲兄弟,林玉却是知道这种老狐狸如果为了家族的利益,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得不防。

  “是啊,想必你也知道我的女朋友过来了吧,这不久别重逢,耽误的时间也就多了,我想老头子你也不会太在意吧!”

  “当然,怎么会呢,你可是我们家族的名誉长老,也是我们家族的重要成员,这点小事,怎么可能影响到我们二个的友情呢?你说是不是,林老弟!”奥本弗笑着说道。

  “不说这些没用的,说吧,又有什么事找我!”林玉开门见山的说道。

  “不急,不急,我们先进去坐,我们已经为你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听林玉这么说,奥本弗一怔,不过,却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拉着林玉的手往里面走。

  “你不急,我可急呢,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只是一个打手吧,况且,现在我的女朋友来到这里了,我得多花时间却陪她呢!”林玉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

  奥本弗听到这里,尴尬的笑了笑,说:“林,先别这么说,我知道打扰了你们二的‘性’福生活,我在这里给你说对不起,这次找你来真有重要的事。”

  “哦,有什么事?你一个血族亲王都不能解决啊!”林玉一脸奇怪的说道。

  “你也知道,我们也密党不过是有五个血族亲王,而黑暗法师和魔党那里,有三个亲王,还有一个黑暗法师,一个狼王都有堪比我们的实力,如果我们出动了的话,那他们也可能会出来。那样的话,冲突将会是一发不可收拾!”奥本弗一脸忧心的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冲突呢?”林玉听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事情是这样的,从昨天开始,他们那边就不停的派人,三到五个血族侯爵一起,甚至还有公爵境界的人也出动了,不停的杀戮着我们这边落单的血族侯爵以下的人,我们也不敢派公爵以上的人去,因为那个程度战斗很容易会把教廷的人给引过来,想来想去,除了我们这几个亲王以外,我们只知道你可以很好的对付公爵期的血族。而且是很快的结束战斗,所以,只能找你来了,希望你能帮这个忙!”

  “这么说,你们真把我当成一个免费打手了,这我可不干哦,如果没有什么好处的话,我可不做!”林玉一脸无辜的说道!说白了,现在的他就是在想要好处!

  “就知道是这样的,说吧,有什么需要!”奥本弗一脸苦笑的说道。

  “也没有什么,只不过,给我一箱百年以上的葡萄酒就行,就当作是给我女朋友的礼物吧,然后呢,给我点比较实质点的东西就行。”

  “一箱,你以为我有多少啊!“奥本弗听到这里,不由大叫起来。

  “这有什么,你们血族活得够长的,多买点,过百年又有了。”林玉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这里,奥本弗一阵绝倒!

  顶上,谢谢,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