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当我从虚空什么的那听说一艘新帝国方的蓝鸟科研艇被哈根人得高速战舰击落时虽然感到奇怪,但却并不感到惊讶,对于我来说极其势利兼投机的哈根人偶尔做出袭击雇主之类的行为并没有什么感到奇怪的,因为我已经从虚空什么的身上有所感悟了。

可是当虚空什么的高速我被击落的科研艇上居然坐着sn博士时我几乎从座椅上跳了起来。“混蛋!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当时是这样充着视讯通讯器那头的虚空什么的狂吼道。

“不要紧张!由于报警及时,sn博士和她的助手及早的登上了救生艇,所以除了爆炸时所引发的震荡使sn博士擦了点皮外,她和她的助手其实并没受多大的损伤。”虚空什么的在视讯通讯器的那头安慰我道。虽然是安慰我,但是从他的表情上能看出作为安慰一方的他,其实比我还要紧张。

“拜托!下一次报告情况的时候能不能一次性吧事情都说完?”我充着这个在我心目中稍微有点靠谱的家伙抱怨道。

“啊!呵呵....”虚空什么的充着我打哈哈,估计这家伙此刻正在心中嘀咕着并不是他不把事情说完,而是我盲目的打断了他的话吧!这样想着我充着虚空什么的投去了个鄙视的眼神。

“那么,现在sn博士在哪?”我接着问。

“由于我的部队目前需要稍微短暂休整,所以先派船把他送往衡阳了。你应该能从负责接收前线伤员的部队的医院里找到她。”这样一边说着,虚空什么似忽发现自己的衣角占了点灰于是用手指弹了弹。

然而他这个看似很随便的动作却被我看在了眼里,很明显休整什么的不过是个借口,很有可能其真实目的是为了尽可能的收集战利品尽可能的补充自己的损失充实自己的队伍。

话说回来经此一战我确实对虚空什么的影像有了些许改观,看样子要是真在同一战线,这家伙还是值得把背后托付给其的战友。

.....................................

再一次见到sn博士是在一所专门负责收容从宇宙前线送回的伤病员的医院。或许是虚空特别交代过的关系,医院方面在接收了sn博士和其助手之后特意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单独的房间,并且专门安排了一名宪兵做警卫。

就算如此,在我看来对于身份高度敏感的sn博士来说这种警卫力量还是太薄弱了。

说真的我没有想到过会再次见到sn博士,更没有想到过sn博士居然会成为哈根人追捕的目标。

“嗨!sn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在那间明亮的房间内,我再次见到了久违的sn博士。

说句实话,才几年没见的功夫原本就长的挺亮丽的sn变的显得越发的成熟而稳重了。其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成**女才有的女性魅力,细嫩的皮肤,越发的s身材,这一切都经不住令我咽了咽口水。

靠!想什么呢?居然在这个时候走神没事吧你?我暗自咒骂自己的不争气。

而sn博士则几乎没有理睬我的讽刺只是望着窗外被风徐徐吹动的树叶,她似忽在思考着些什么。

这让我很无语,说真的对于sn博士即便是她真的掌握了什么十分重要的情报我也不可能采取什么行动去逼迫她说出来。

虽然我和sn接触的并不多,但是就算依靠我现在对于sn的了解我也知道,只要是她不想说的事情,不管是来软的还是来硬的,即便是你使边了万边方法都不可能从她口中撬出哪怕一根毫毛的东西来。

但是只要sn愿意,你根本用使用任何计谋她都会把自己知道全盘吐出。所以我并不急于追问,我清楚的知道目前的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既然sn来到了这,很有可能她就已经下定决心想告诉我些什么,只是目前她似忽还有些许顾虑,只要想通了她就会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生物,如果她要说的情报将是有损于马赛克的,那么她的内心是肯定要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的。

所以我决定找把椅子坐下来慢慢的等,等到她想通了为止。

也许有人会问在刚刚拿下衡阳星这种敏感的时刻我不呆在司令部难道不怕事态在还不稳定的情况下又发生什么变故?

说到这我必须承认作战我在行,但是搞行政管理和组织军队接收等活我确实连小学毕业的程度都没有。因此我投了个懒把所有相关事项的决策权全部托付给了小伤。在临离开前我对小伤说了这么一番话:“作为一台几乎万能型的电脑在行政处理方面我对你有信心。”

不过处于我对于小伤的了解,我有理由怀疑她绝对对于我这种在关键时刻把所有的问题都交给她处理的行为怀恨在心。估计此刻在一边处理事务的她很有可能同时在谋划着该如何报复我呢。想到着我的后背不免有些发凉......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sn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她用一种淡淡的眼神盯着我:“荆泽上尉!啊!不对,或许我该称你为上校了?”

被她这么一问我稍微还有些不好意思,我老脸微红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个称呼罢了!你怎么称呼习惯就怎么称呼吧!”

“我还是称你为荆泽上校吧!有烟吗?”她如此问。

听到她要烟我处于对女人抽烟的反感我皱了皱眉:“抱歉!我戒了,而且这里是医院。”

“看来是我失态了。”说到这她顿了顿:“荆泽上校!如果方便的话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拿下衡阳星吗?是不是帝国方面让你这么做的?又或者你掌握了一些什么重要情报?这些情报使你做出了必须拿下衡阳的判断?”

被她这么一问我一时间愣住了,我总不能告诉她打衡阳其实不过是我一时兴起的个人行为吧?说真的虽然喊着说要组建自己的个人班底,但是到目前为止该如何组建如何发展其实我根本没有任何头绪。

你说要是靠所谓的名声拉起一支军事力量吧,除了在正宇星上因为遥之前曾暗自发动手头的力量鼓吹过我的一些事迹也打过那么一两场漂亮仗,但是这最多只是使我在帝国军中稍微有了些许威望,但这之后我一直是在走低谷,至于是帝国未来的什么驸马之类的,由于当时根本不知道夜研的真实身份,所以当时就算是许诺空头支票别人也不一定买账。

而这许空头支票的资格也是最近才被我自我发觉的。但一个人得能力毕竟是有限的,再说啦我这人实际上没有啥宏伟的人生目标,要说目标也可以说是有,那就是拉上夜研一起平平淡淡的幸福的过完这一生就好了。至于什么争霸宇宙之类的辛苦事让那些有野心的家伙去做就好了。

想到这我才惊讶的发觉原来之间自己所做的一切类似混子的生活其实都是正在朝着这个崇高的目标而努力,此时的我才惊讶的发现原来我自己居然是如此的有才。

而另外一边sn见我并不答话则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既然你不说话。我能不能当做我刚刚所提的问题假定为我的推断成立?”

我则继续沉默,面对目前的情况,理性告诉我保持沉默或许能从sn那得到更多她原本不会告诉我的情报。

果然sn见我没有答话以为自己的猜测都是正确的,所以她继续说了下去:“那么夺取衡阳其实也是帝国的意思吧?”

我继续沉默。

“那太好了,这说明我的担心全是白费的了。”说到这sn一脸立刻轻松下来的姿态,又转头望向窗外的树枝。

听到这我一愣,靠被绕进去了。看样子sn和以前一样精明,不拿出点真实情报来,她似绝对不会说出自己知道的情报的。

想到这我有些不自觉的搓搓了搓搓手,感觉自己此刻有点像是厚脸皮的猥琐商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敏锐的捕捉到sn的脸上迅速的闪过一丝笑意接着又消失了。这一刻我意识到有戏。

“那个sn,我们能不能再聊聊?”我厚着脸皮说。

“恩?你想聊什么?我想我们并不是很熟没有什么可聊的了吧?”sn的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额.....其实是关于你前面提到的担心。你在担心什么?”我继续厚着脸皮问。

“担心?我有说我担心什么吗?是荆泽上校你听错了吧?”sn装着一脸痴呆像的反问。

靠!都这样了居然和我装傻,我心中有些愤愤不平。

“好吧!sn博士你想要知道什么?我得说我刚刚却是不够坦诚,为此我向你道歉。这样你满意了吗?”我肃着脸说,说实话我这个人很少求人的,要不是因为估计sn手头掌握情报的重要度很有可能左右当前局势的发展方向,我才懒得拉下脸皮来求她呢。

或许是发现我的脸色变了,sn估摸着现在已经是触及到我为人的底线了,毕竟不是小孩子,孰轻孰重她还是分的清楚的,所以她终于开口道:“那么把你们到底知道了多少马赛克计划?”

“说句实话,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于马赛克到底打算做些什么完全不了解!实际上我对于他所做的事情已经完全糊涂了。之所以会到马德里塞星域来,实际上都是根据一些少的可怜的情报所进行的推断。”说这话时我敢向天起誓,我那诚恳的态度绝对比的上虚心求学的小学生。

“那么谋夺衡阳呢?没有任何情报你为什么要拿下衡阳?荆泽上校以目前的形式我需要你绝对的坦诚。”sn盯着我的脸看了几秒钟,似忽在推断我说这话的可信程度。

“拿下衡阳其实只是我根据形式独断专行所作出的战略决定。如果你有些军事常识的话就应该了解以目前来说。衡阳星极dk-209所处为止的战略性和敏感性。”我当然不可能告诉她我拿下衡阳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因为自己一时兴起。

“好吧!我就相信你所说的。那我就说说我知道的一切,包括我最近才了解到得马赛克的真实意图。”似忽最终没有从我的面部表情中捕捉到什么变化,sn终于打算说出实情。

(大哥们,有票的砸票啊,有花的送花啊,我一天三千多字又要保证质量,还要上班,我容易吗我?拜托了!有花砸花有票砸票。小疯子再此先行谢过了。另:随着故事的发展,本书将会再今后几章里将男女主角的情感以及社会矛盾写出来,绝对可以称的上是个小高潮,请大家拭目以待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