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哥——这、这是去那呀”我实在走不动了。 苏萱喘着气,一屁股做到地上。前面二牛偷偷笑了一下,调整了一下表情,皱着眉回头说:“才走了这么一小段路就走不动了,要是过几天出门去城里,那可是一百多里呢,你还能去?”

苏萱听了马上跳起来,说:“谁说我走不动了,我、我就是想歇会,那咱们赶紧走吧。”

二牛说:“想歇会就歇会吧,反正也不是赶路,就是去后山摘几个野果子”苏萱听了,暗暗松了口气,又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她只顾低头喘气了,没注意那个始作俑者眼底一丝狡黠的笑意。

歇了一会儿,接着走,苏萱和二牛越走越热,两个人满头大汗,停下来喝了几口水。

“二牛哥,这是那呀,怎么这么热。”是不是到了铁扇公主的火焰山呀,苏萱心里嘀咕着。“这是我们住的这座山的阳面,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热,雨水也特别多,别的地方都不这样,不过我们要摘的野果子就只有这儿有。”是不是什么特殊的地理原因,让这儿形成了不同于此地的特殊气候呢,苏萱想到。

等到到了二牛说的地方的时候,都快中午了,毒毒的太阳都快要把人烤糊了,苏萱估计要是在裸露的石头上打个鸡蛋,没准真能熟了。

远远的就闻到了香味,郁郁馥馥的。“这里有什么呀,怎么这么香呢”。“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野果子的香味。”

她看见前面有几颗奇怪的树,高的看不到头,上面长了又厚又大的叶子,一个一个像小蒲扇似地。只是一棵树上什么都没有,一棵树的半腰处得挂着几个冬瓜大小的果子。

“这就是野果子?”苏萱好奇的问,“是,一个果子都十几二十来斤呢,你在下边等着,我上去摘,然后你先尝尝。”说着二牛嘴里咬这柴刀,蹭蹭蹭的向上爬。

一会儿,二牛把柴刀放到树上,一手抱着野果子,一手搂着树,嗤的一声滑了下来。“看,摘了一个,给。”苏萱想也没想的就接了过来,哪知道一个趔趄,瓜没接住摔在地上爆了肚。

苏萱也摔了一跤坐在地上。自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二牛哥”苏萱心虚的抬头看二牛,哪知道二牛咧着嘴,在那呵呵的笑呢。

弄的苏萱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没事,打破了正好尝尝。”

“一会再尝吧,二牛哥,你先去摘果子吧”“恩”二牛答应一声,乐呵呵的又上树了。上来下去,下去上来,如此往复,二牛摘了四个果子就打住了。这就一百来斤了,都轻手轻脚的放倒背篓里。

把摔爆的瓜轻轻掰开,掰了一小半给苏萱。“啊菜,给”苏萱也想尝尝这野果子什么味儿,接过来轻轻的咬了一口,有花生米大小的核。

恩!酸酸甜甜的,味道不错。就是吃完以后嘴唇舌头有点麻麻的,二牛说回去用清水涮涮就好了。这是不是和前世吃菠萝是一样的,要用盐泡一下就好了呢,清水不能彻底洗干净吧。

“二牛哥这树怎么有的树上有果子,有的树没有果子呀。”二牛的脸有点绯红,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叫夫妻树,一棵是雄的,一棵是雌的。要是单种一棵是不接果子的。”

“哦”苏萱干巴巴的应了一声,心里骂了自己好几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就单单问了这么个问题。其实这也不能怪苏萱的,雌雄不同体的植物本来就少,看到这奇怪现象不问才怪呢。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苏萱估计自己要是不开口说话,二牛是说什么也不会说的。苏萱决定还是不和这沉默是金的少年计较了,自己怎么说也比他大好几岁呢。

“咳!二牛哥,这果子真的只叫野果子吗,有没有其他的名字呀?”“有一回拿回家给娘吃,娘说这果子长的像牛的肚子,所以我们也和他叫牛肚子果”这个比喻还是很形象生动的。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要不天黑也赶不到家”二牛挪揄的冲着苏萱说。“哼!不定谁拉下谁呢,你可还背着一百多斤呢。”

苏萱率先走到前面,二牛笑着背起竹楼,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这么紧走慢走的走了一个来时辰,苏萱就又吃不消了。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向后瞄了一眼二牛。二牛虽然也是满头大汗的,穿的短袖褂也是都被汗浸湿了,但是还是步履轻盈,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呢。

你说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苏萱气愤的想。你说这山路是路吗?长满了各种杂草,就是别的地方都是树,这不长树的地方就被叫做路了,地上大大小小的石头,硌的脚生疼,又没有什么登山鞋,现在脚上就是双布鞋。时间长了感觉就和没穿鞋,在石头上走似的。

这来的时候这么走过来的,脚都疼的不行了,这摘果子的时候再下面歇了一会儿。现在走起来发现更疼了,脚应该都已经肿起来了,现在的感觉不是疼了,是麻麻的。

现在苏萱是头也抬不起来,胸也挺不起来了,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步的往前蹭。后面的二牛看着说,“累了吧,歇一歇再走。”

“谁累了,我才不累呢”苏萱和炸了毛的猫似的,马上抬头挺胸的往前走了。二牛无奈的看着她,只好随她去了。又这么咬着牙走了小半个时辰,苏萱觉得好像自己的脑袋里只有走下去这个概念了,好像这路也没有个尽头。

“二牛哥你累不累,要不我们歇一会儿吧!”苏萱看着二牛带着自己都没觉察出来的哭腔说。

二牛温柔的看着苏萱,“不行,你现在的脚都肿了,可能还起了泡了,我们不能歇着,要是歇一会儿就走不了了。

再有半个来时辰我们就能到家了,忍忍吧,乖!”苏萱看着二牛一张一合的嘴,感觉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可能世界末日大家一瞬间就完了,但是现在的折磨像是无穷无尽似的。

(今天是第三章,希望大家喜欢,喜欢的收藏,不喜欢的收藏以后吐糟,都去评论区,那里等着你们的加入。给大家磕头了,多给几张推荐,评价,打赏不行吗。给你们请安了。)